欢迎来到欧美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piccolok.com。欧美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袁杰 博士

摘要: 幸福二选一,欧盟的态度很重要。

【德国内外】新首相一上台,西班牙却要闹分裂,都是首相惹的祸?

点击上方德国华商关注公众号


更多精彩请关注“德国华商”微信号:HSB-1997


袁杰 博士

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

往期精彩:

【德国内外】 马克龙欲影响默克尔的组阁谈判

......



欧盟为何不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

欧盟站在西班牙中央政府一边,不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是因为它担心,一旦承认该地区独立,将会开启让人惧怕的“潘多拉魔瓶”,从而使欧洲其他地区的分裂主义活动愈演愈烈,最终会导致局面失控。但即便如此,欧盟还是应该在促使西班牙政府和加泰罗尼亚地区进行对话方面做出努力。


加泰罗尼亚为何闹“独”?

加泰罗尼亚拥有750万人口,面积相当于德国北威州。

数百年来,加泰罗尼亚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语言和文化。在过去数年中,加泰罗尼亚一直要求拥有更多自治权和更大征税权,但未能得到满足。许多加泰罗尼亚人把自己看成是独立的民族,并日益感到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受到西班牙中央政府的不公平待遇。

按照2016年的GDP来计算,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加泰罗尼亚人口约占西班牙总人口的16%,但却创造了该国19%的GDP。整个西班牙的经济增长率为3.2%,而加泰罗尼亚地区则达3.5%。加泰罗尼亚并是西班牙最重要的旅游地区。2016年,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外国到西班牙的游客是在该地区度过假日的。加泰罗尼亚也相应地为西班牙税收作出了高于平均水平的贡献。但该地区认为与其他地区相比自己在国家投资等方面受到歧视。

在过去十年中,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日益壮大。人们并回忆起在佛朗哥时期 (1939-1975年)的不幸遭遇: 当时,加泰罗尼亚在文化上和政治上被强制一体化。那时,谁讲加泰罗尼亚语,谁就会受到迫害。

但现今的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之所以会愈演愈烈,是因为2010年发生了一起关键性事件。此前,2005年9月30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曾通过新版《自治章程》草案。 2006年5月10日,该《章程》获得西班牙议会多数票的批准,包括工社党(PSOE)在内的政党投了赞成票,一些政党弃权,只有当时尚在野的人民党(PP)投了反对票。随后,该《章程》又经加泰罗尼亚全民公决通过,73.9%的投票者投了赞成票。当然,在有权投票者中只有49%的人参加了这次公投。在经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签署后,该《章程》正式生效。但2006年7月21日,人民党在其党魁、现今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的带领下,把新版《自治章程》告到了西班牙宪法法院。经过历时近四年的审议,西班牙宪法法院于2010年6月28日宣布该《章程》无效。这一举措使加泰罗尼亚人火冒三丈,并加深了其对西班牙的反感。

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

 

2011年12月,拉霍伊及其人民党开始执政。在此期间,西班牙中央政府和加泰罗尼亚之间几乎没有进行过什么对话。由于当时拉霍伊在议会拥有绝对多数席位,因而不必为了拉票而对加泰罗尼亚作出任何让步。拉霍伊此时首先要集中精力应对西班牙自2008年以来所陷入的严重经济危机。因而,加泰罗尼亚希望在财政上拥有更多独立性的要求根本就不符合他的执政理念。这位西班牙首相对所有加泰罗尼亚的自治请求都始终是用“不”来回答的。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在2011年拉霍伊刚执政时,加泰罗尼亚议会中只有约10%的议员支持独立,而现今支持独立的议员人数已超过半数议席。看来拉霍伊这位西班牙首相对加泰罗尼亚危机的深化是负有一定责任的。

在经济上处于强势地位的加泰罗尼亚人对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腐败丑闻感到特别气愤,并指责拉霍伊及其同盟者对加泰罗尼亚的压制。

2017年9月7日,西班牙宪法法院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以及与此相关的公投法为非法。但该地区前主席卡萊斯·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及其追随者并未因此而放弃公投。普伊格德蒙特表示:“我们只尊重加泰罗尼亚议会的意愿。”而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此时已不再承认西班牙宪法和司法权。

加泰罗尼亚地区前主席卡萊斯·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

 

2017年10月1日,加泰罗尼亚举行了独立公投。但在有权投票者中只有43%的人投了票。忠于西班牙的党派抵制了这次公投。因而,几乎只有支持独立的人才投了票。在回答“加泰罗尼亚是否应以共和国的形式成为一个独立国家”问题时,90%的投票者用“是的”作了肯定答复。在公投过程中,警方曾对投票站和投票者采取了粗暴行动。这又给加泰罗尼亚分裂主义者进一步采取行动提供了口实。独立公投结束后,普伊格德蒙特曾提议进行对话和谈判,但西班牙政府对此一直加以拒绝,并表示不会与违法者进行谈判。


“潘多拉魔瓶”让人恐惧

加泰罗尼亚危机的激化在欧洲引发了极大的担忧。欧盟委员会10月10日敦促不要让局势进一步恶化。但欧盟的态度是明确的,那就是欧盟站在西班牙中央政府一边,将不会承认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按照布鲁塞尔的说法,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是非法的,且这一冲突属于西班牙的内政。

针对加泰罗尼亚争取独立之事,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曾警告要提防欧洲陷入四分五裂的危险。容克声称,一旦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则可能会有其他地区仿而效之。“我不希望十五年之后欧盟将由98个国家所组成。现今28个国家已经够受了。”

这位欧盟委员会主席指出,加泰罗尼亚政治领导人应该顾及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并因此而放弃宣布独立。

容克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环顾欧洲,不少地区都有这种追求独立的倾向。一旦加泰罗尼亚获得独立,将会使欧洲其他地区的分裂主义活动愈演愈烈。此间已有媒体言及“潘多拉魔瓶”(《柏林晨报》语),并罗列出以下危机潜在源头:

——北爱尔兰: 北爱尔兰的分裂主义者已因英国脱欧而受到鼓舞。这是因为英国脱离欧盟统一市场就要求对爱尔兰共和国和隶属于英国的北爱尔兰之间的边界设防。作为替代方案,亲爱尔兰的新芬党(Sinn Féin) 就要求让北爱尔兰逐步脱离英国。

——苏格兰: 苏格兰人2014年时曾就是否脱离英国而成为一个独立国家举行过公投, 但多数人投票反对。但苏格兰民族党(SNP)仍不甘心,该党要求为此举行第二次公民投票。

——巴斯克地区: 在西班牙北部的巴斯克人一再试图从西班牙分裂出去。数十年来,激进组织“埃塔”(ETA)一直用谋杀行动来寻求独立。2011年,“埃塔”组织宣布放弃武装斗争。但该组织谋求成立一个独立的巴斯克国的目标并未改变。

——佛兰德:虽然只有少数佛兰德人要求让该地区脱离比利时,但分裂派政党“新联盟党”(N-VA)则要求给该地区政府更多的权益。

——科西嘉岛: 科西嘉岛长久以来一直与法国其他地区保持着距离。科西嘉民族阵线(FLNC)曾采用一系列袭击, 力图用武力来达到独立的目的。现今,虽然这一时代已经过去,但民族主义者在议会中已占有一定席位,并推出了科西嘉政府领导人。

——伦巴第威尼托: 这两个位处意大利北部的大区已于10月22日举行了公投,并以压倒性多数支持获得更大自治权。当然这里主要涉及征税权和自身立法。曾经主张分裂的北方联盟(Liga Nord)现已不再要求把富裕的意大利北部从较为贫穷的意大利南部分裂出去。

此外,意大利的撒丁岛、波兰的上西里西亚地区、捷克的摩拉维亚、罗马尼亚的特兰西瓦尼亚地区、北塞浦路斯、丹麦的格陵兰岛和法罗群岛等地都有分裂的倾向。

为了防止欧洲其他地区仿效加泰罗尼亚,从而导致局面失控, 欧盟从一开始就明确表态,一旦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而独立,则就“自动”退出了欧盟和欧元区,并不得不“像其他国家那样”重新申请成为成员国。而由于这需要获得欧盟成员国的一致通过,因而只要西班牙投反对票,加泰罗尼亚就成不了欧盟新的成员国。

 

西班牙政府肩负重任

2017年10月27日下午15时25分,加泰罗尼亚议会作出决议,宣布脱离西班牙而独立。40分钟后,16时05分,西班牙参议院的参议员们投票通过启动宪法第155条,从而为强制接管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开了绿灯。

当晚,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宣布, 他决定解散加泰罗尼亚政府。拉霍伊的内阁将接管加泰罗尼亚行政当局。此外,拉霍伊还解散了加泰罗尼亚议会,并宣布将于12月21日举行该地区新议会的选举。

西班牙总检察长何西·曼努尔·马扎(José Manuel Maza)10月30日以“叛乱罪”对已被解职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普伊格德蒙特提出指控。普伊格德蒙特有可能最高被判处30年监禁。

10月31日,西班牙高等法院传讯普伊格德蒙特及其他被撤职的加泰罗尼亚官员。由于普伊格德蒙特等人没有去马德里出庭应讯,西班牙法院随即向逃往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普伊格德蒙特等人发出国际逮捕令。普伊格德蒙特等人此后向比利时警方自首,并被有条件释放。

从国际上来看,加泰罗尼亚闹独立可谓孤立无援。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在推特上曾发表声明道,对于欧盟而言,“西班牙依然是我们唯一的对话伙伴。”但基于加泰罗尼亚冲突的尖锐化,他敦促马德里的领导人保持克制。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则呼吁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所有参与者达成解决冲突的方案。古特雷斯在纽约通过他的发言人声称,必须找到“在西班牙宪法框架内的解决方案”。

美国国务院也表示,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并声称,美国支持马德里所采取的措施,以保持西班牙的“强大和统一”。

德国政府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Steffen Seibert)则发表声明道:“西班牙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不容践踏的。加泰罗尼亚单方面宣布独立违背了这些受保护的原则。”“德国政府不承认这类独立声明。”德国外交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并强调,德国所希望的是一个“强大、统一和稳定的西班牙”。他声称,这对于欧洲团结是至关紧要的。

迄今为止,加泰罗尼亚分裂运动只得到了苏格兰的支持。苏格兰的一名政府成员表示,虽然西班牙有权反对加泰罗尼亚独立,但该地区的民众必须要有机会“自己来决定自身的未来”。

对于西班牙政府而言,虽然通过采取强硬措施已阻止了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并获得国际上的支持,但这并未真正使分裂成两个阵营的加泰罗尼亚地区平静下来。此间有媒体认为,不能排除发生强烈对峙甚至武力冲突的危险。该地区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因而,西班牙政府力求让加泰罗尼亚回复法治和常态并非易事。

虽然普伊格德蒙特等人已被解除职务,且据《明镜在线》报道,普伊格德蒙特本人日前在接受《比利时晚报》采访时也不再坚持要求将加泰罗尼亚从西班牙分离出去,并表示:“我准备接受另一种与西班牙的关系”,但从民调数据来看,尚有相当一部分加泰罗尼亚人要求独立。按照目前的势态来看,这种民意也将会反映在今年12月加泰罗尼亚新议会选举结果之中。如果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在政治上和经济上能给加泰罗尼亚提出吸引人的建议,这种民意可能会发生变化。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之所以会发展到现今这个地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也是因为拉霍伊在过去数年中拒绝了加泰罗尼亚人所有要求更多自决权和自治权的愿望。

因而,西班牙中央政府和加泰罗尼亚地区现在需要进行对话和谈判。西班牙著名作家安东尼奥·穆尼奥斯·莫利纳(Antonio Munoz Molina)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如果在欧洲,敌对的德国和法国在数百万人丧生的二次世界大战后能够相互谅解,为何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不能对话呢? 无论如何,人们必须聚在一起。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当然,这些洽谈必须以西班牙的宪法为依据,这一点也是不能动摇的。

而欧盟则应该促使双方进行对话和谈判。这是作为国家联盟和公民联盟的欧盟不可推卸的责任。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长按二维码

添加联系人

创意广告

凸显特别的你



感谢您关注

德国《华商报》

公众号“德国华商”


长按二位码加关注
微信号:hsb-1997
公众号:德国华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