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欧美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piccolok.com。欧美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杨苗苗

摘要: 很长一段时间我习惯用铅笔写字,因为可以随意涂改。后来发现这并不是个好习惯,所以改为钢笔。白色信笺,黑色字体,

手写信


很长一段时间我习惯用铅笔写字,因为可以随意涂改。后来发现这并不是个好习惯,所以改为钢笔。白色信笺,黑色字体,贴上各式邮票的信封,加上绿色的邮筒,还有一颗不及面对面那样直白又字里行间透露着炽骨的情感的心。这比十指在键盘上敲出的宋体可有趣多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天,一位老妇人在一个位于农村的火车站里晕倒。当人民警察搜查她的物品试图确认身份时,他们发现了一些看似写着某种密码的纸。当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最疯狂的年代,这位老妇人马上被拘留,被怀疑为间谍。相关学者很快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与国际阴谋有关的密码文件,而是一种仅仅在女性中使用、将男性排除在外的文字,并且拥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它被称为“女书”。

2011年,一部改编自华裔作家邝丽莎小说的同名电影——《雪花秘扇》的上映,这种沉寂许久的文字才又一次走进人们的眼帘。

雪花和百合,原著中两个清朝时生于湖南江永县并结为“老同”的女子。“老同”,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义姐妹,这种关系不会因一方的婚姻而中止。在缔结老同时,还需郑重地写下誓约,而更重要的是,双方必须会女书。

“悉闻家有一女,性情温良,精通女学。你我有幸同年同日生。可否就此结为老同?”这是雪花写给百合的第一封信,用娟秀的女书写在精美的扇面上。从此,她俩的书信将延续一生,直到雪花离世。

那些形似花草虫蚁的文字被写在扇面、布帕、纸片上,倾诉裹足的痛苦、内心的牵念;更写在精制布面手写本上做成“三朝书”,在婚后的第三天当众诵读。在繁重的家庭琐事中偷得半日闲,或等在孩子熟睡后,拿起毛笔、铺开纸张、扇面,给远方的老同写下一封亲笔信,诉说家庭生活、夫妻之间以及满堂子孙。

这种隐秘文字存在的真正意义,不是供两个女孩子互通些幼稚的言语,不是用“三朝书”把彼此介绍给夫家的女人,而是用来发出她们的心声。她们的女书让她们用自己的小脚得以走得更远,让她们的思想飞跃田野、跨过高山。

时光流转,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过去。女书早已变成一种遥远的绝响。有了电话、网络之后,手写信也已变得无用般地奢侈了。可是谁的心里不会有那样的向往,从穿着绿色工作服的叔叔手里拿到一封信,上面贴着邮票、写着你的名字,它走过万水千山,来看你了。

我庆幸自己,有一个如“老同”般的朋友。我们一直在写信。中学的时候,用一个本子在写,在数学课或晚自习的时候劳烦同学递来传去。毕业后,写在信笺上装进信封里寄走,从武汉到西安,再从武汉到重庆,从苏州到重庆、从河南到重庆……一封又一封的信,拆开、读信、回信,再装进铁盒保存;而她,亦在做同样的事。

百合没有我幸运,因为误解她烧毁了雪花所有的书信,而最终只余一把扇子留在身边。雪花走了,百合万般懊悔,她只能祈求雪花的原谅。

想着有一天,当自己白发苍苍的时候,坐在摇椅上,打开铁盒读那一封一封的信。那时,我会不会想起雪花对百合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相信天上的神灵与我们同在,我们永远不会分离。





2013年4月13日于重庆